呼叫消失的許宗力大法官

呼叫消失的許宗力大法官

(文:摘自LINE/南投縣監督年金改革資訊群組)

    中華民國的憲法、法律、法律人的尊嚴,不能毀在你們手上,歷史會記錄各位大法官說過的每一句話。5月4日全國民眾看到大法官會議以謬誤的理由,做成決議,不受理38位立法委員連署提出,質疑立法院通過前瞻計畫預算之程序違憲的聲請釋憲案。

    所謂的「軍人年改」,「陸海空軍軍官士官服役條例修正草案」下周民進黨準備強行闖關,八百壯士已下達動員令,11日至15日發動軍公教警到立法院周邊聲援在野黨立委,捍衛中華民國憲法尊嚴,確保法律秩序的穩定性,維護軍公教警應有的合法權益。13日先行號召群眾到司法院為公教警提出釋憲聲請,俟軍版草案硬闖通過後,立刻提出軍版釋憲聲請。

    前大法官蘇永欽直言,司法院大法官案件審理法讓立委有聲請釋憲權,是參考德國法制,這制度是在保護少數,在法律可能違憲情況下,讓代表民意的國會議員有權可聲請釋憲,不用等人民打官司輸了再來亡羊補牢。以大法官釋字三四二號解釋為例,在解釋理由中便引用美、日、德等國的聯邦最高法院及憲法法院見解,認為有關議事進行及紀律等事項,均屬議會自律之範圍,不應由司法介入審查。將立委未出席投票認定成沒有行使職權,是不對的,大法官對立委行使職權不能作這種限縮解釋。前大法官董翔飛也表示,過去大法官解釋從來沒有過這樣的見解。

    當時的大法官許宗力與曾有田大法官合寫的協同意見書中直指:「本院大法官歷來審查立法委員釋憲聲請之適法性,都只計算連署人數是否超過立法委員總額之三分之一,至於參與連署者投贊成票或反對票,並不過問」。

    再看合憲性疑義。2014年717號解釋被民進黨斷章取義,曲解原意;湯德宗大法官在意見書提及,在「退休給與」不變動的前提下,調降「公保養老給付」得辦理優惠存款之金額,使不超過「退休所得替代率」之規定為合憲。但公教年改方案是否合憲,不在717號解釋範圍,717號並沒有為蔡版年改合憲性背書。

    大法官的不受理決議20天後發布的釋字第764號解釋,附有湯德宗大法官的不同意見書,後面有一段話與該號解釋完全不相關:「2018/5/4不受理決議之後,恐難再期同修福慧。雞鳴雨晦,但求無愧。」顯然有難言之隱。

    簡單的說,不受理決議並非僅有的選項,而是四種選項之一。大法官即使受理本案,也還有三種選項:一、受理而做成違憲的解釋;二、受理而做成不違憲的解釋;三、受理但以司法不應過問的政治問題(或議會自治事項)而不做是否合憲的認定。最後一項選擇與宣告合憲的效果無異,這是最高明的司法不沾鍋,前例俱在,何以捨此不由?

    大法官放棄這三個選項,選擇了不受理。但不受理的理由卻是聲請人數不足(只有投下反對票的立委可以聲請,投贊成票的與拒絕出席投票的都不能算),這樣的見解,形同調查立法院內的投票紀錄,還要過問立法委員行使職權的動機,限縮其裁量空間;任何人都感受到政治力的介入。呼籲各位大法官,不論最後的解釋合憲或違憲、受理與不受理,留下的都是憲政歷史。

    粗暴年改對軍公教警的傷害,不僅在收入減少,主要是感到大半生報國志業被否定,尊嚴受辱。現行退休撫卹相關法律,制度上是法定權益、是欠債,本質是變相薪資延遲給付。蔡政府說不清楚改革正當性仍打算強行上路,如果先由司法權證明合憲性讓人民勉強「口服」,至少守住法律底線。若連這都不顧,很難想像,一個與軍公教警為敵的政府,如何有效執政?

吳斯懷